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似水流年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4613|回复: 1

20080712b《我遗留在大学校园里的世纪绝恋》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3-5-30 20:05
  • 签到天数: 87 天

    连续签到: 1 天

    [LV.6]常住居民II

    发表于 2011-8-28 17:21:5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20080712b《我遗留在大学校园里的世纪绝恋》



    211-04.jpg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8-3-25 21:29
  • 签到天数: 765 天

    连续签到: 1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发表于 2012-8-8 09:13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《我遗留在大学校园里的世纪绝恋》


    经过将近半年的流浪,我又回到了广州——一个最令我迷恋的大都市。尽管我现在依旧在失业、依旧在为明天的房租发愁,可我却是痛苦并快乐着。因为我又可以听到欧阳婷那熟悉的声音“天天天蓝”。每逢周六听到“似水流年”这个广播节目,我都可以得到全身心的放松,并再次神游大学校园,重拾美丽的回忆,重温一份最美好的感觉——天天天蓝,过去如此,今天如此,明天如此,永远如此。其实,我也是偶然听到“似水流年”的,但自此却为她着迷,一发不可收拾。
      那是我刚跨入大学校园的第一个寂寞的周六夜晚。我找不到一本可读的书和一件可做的事,便早早地躺到了床上,但我始终辗转难眠。忽然,我听到下铺兄弟那台古老的收音机里传来了一首好听的老歌——梅艳芳的《似水流年》。接着便是一位女主持人用温柔而甜美的声音述说着动人的校园故事。我深受感动,便条下窗,关掉了灯,挤到下铺兄弟的床上,汗流浃背地听着“似水流年”,让欧阳婷那甜美的声音、好听的老歌、动人的故事穿越黑暗的时空,拨动我的心弦,驱散寂寞。
      从此,每逢周六夜晚,我便早早地挤到下铺兄弟的一旁,静静地聆听着“似水流年”,默默地感动着,于是我便不再寂寞。
      又过了一个月,我终于拥有了一台属于自己的收音机,她伴我度过了四年大学生活。她使我一到周末,便能听到欧阳婷那甜美的声音。于是,在周六收听“似水流年”便成了我四年大学生活的必修课,风雨无阻。我习惯关掉灯,一个人躺在床上,带上耳塞,睁大眼睛,在无边的黑暗中,捕捉欧阳婷的声音和优美的旋律。这样寂静的夜晚,令我无比陶醉。
      转眼间,我便匆匆给充满激情的大一划上句号,囫囵吞枣般,尚未来得及细细品味,便进入了大二。
      这时,一个叫薇的大一女生,闯入了我平淡的生活。我原本静如死水的心湖因此被激起了美丽的涟漪,有欢乐也有悲伤。
      没过多久,一切如模式化的浪漫爱情故事一样,我们进展得很顺利。薇是我的初恋情人。
      和所有热恋中的情侣一样,薇对我体贴入微,我什么事都迁就她,连平日的许多嗜好都抛诸脑后。但有一样我无论如何也无法摒弃,那就是我习惯在周六晚独自躺在黑暗中倾听“似水流年”。这一习惯埋下了我和薇分手的导火线。
      一到周六晚,原本对薇百依百顺的我,总会早早地把小鸟依人的她押送回宿舍,然后匆匆赶回自己的宿舍,独自躺下,舒舒服服地在黑暗中等候那期待了一周的熟悉声音。
      每逢周六晚,我都会周而复始地故态复萌。薇好不容易盼来周六,想让我陪她浪漫,她的要求也极简单;只不过是在寂静的周六的夜晚,两人坐在校园的芳草地上,她依偎在我怀里数星星,直至天明。作为她心上人的我,却无法实现她一个纯真少女的朴素夙愿。我令她一次又一次地失望了。因为我心里总惦记“似水流年”里好听的老歌和动人的故事。或许,用薇的话说,我根本不在乎她。我并不这样认为,因为我希望鱼和熊掌兼得,但现实总与理想相去甚远。于是,我和薇之间逐渐产生误解,而且裂痕愈来愈深,终至无法修补的镜地。
      那是上世纪末的最后一个圣诞节前的一个周五的晚上,薇要求我周末陪她出去散散心,她说自己很烦闷,要到周日才回来。我一想到影响我听“似水流年”的习惯,便以临近期末考试忙复习为由,断然拒绝薇的合理要求。薇很平静,似乎她早已潦倒我会这样说。于是她又问我是否允许一个男生陪我去。我很大度地同意了。我还自夸民主似地对薇说,只要她高兴,爱怎样都行,我无权限制她的自由,何况她又不是我的妻子。纵使她是我的妻子,她也有绝对的自由。听了我这番慷慨陈词,薇的眼睛似乎湿润了,充满了绝望。此刻,她的心也如此吧。或许,这件事正是促成我们这段感情早早夭折的导火线。
      第二天,薇果然和一个男生去郊游了。她们正好在校门口被我撞上了。我还调侃地预祝她们玩得高兴点。薇生气地推开我,随着那男生扬长而去。我万没想到,这个貌不惊人的男生不久便名正言顺地取代了我的位置,堂而皇之地成了薇的新男友,挽着薇招摇过市。他兵不血刃,便把我心爱的薇连同她的心都夺走了。而我却成了他的手下败将,乖乖地把爱人拱手让给他,落荒而逃,给人以笑柄。
      那天,我心里总是忐忑不安,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。将近晚上十点了,我也没有接到薇的电话。按照惯例来说,薇总会在晚上十点前给我道晚安的。莫非她跟那男生……一股无名的怒火袭上心头,或许应该说,是我醋意大发,原来,我是十分在乎薇的。
      但是,不管那么多,一到周六晚上十点,我便又照例关灯上床躺下,打开收音机,在黑暗中静待欧阳婷的出现。很快我的心又在等待中恢复了往日的平静……
      在电台报时信号报出晚上十一点正时,似乎有人推了我一下,我没理会。到了晚上十二点正,“似水流年”结束了,我才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。此刻,灯亮了。对面床铺的兄弟告诉我,十一点时,薇打电话来找我,带着哭腔,他叫我听电话时,我没反应,他以为我睡着了,便挂掉了电话。
      原本,我想打个电话给薇,向她倾诉,今天我是多么思念她。可一看表,已过了十二点,而且那夜特别冷,也许薇早已躲金进被窝了。她已玩了一天,也累了,就让她好好休息一晚,明天一大早,我再去老地方找她,负荆请罪。
      可是,自从那夜后,薇再也没去过我们常约会的教室。在饭堂、图书馆和她经常出没的地方,我在也找不到她的踪影,我打电话到她宿舍,她舍友总说她不在,也许她生我气了,正有意躲着我。薇好像一下子凭空蒸发掉了。我忽然觉得偌大的校园空荡荡的,仅剩我那无依无靠的灵魂在独自飘荡。后来,我听了她的舍友说,她病了,人也瘦了一圈,不知是感冒还是别的什么原因。于是,我买了一大堆治疗个类疾病的药品和大袋水果托她那位室友送去。平安夜,我还让人给她送去一束鲜艳的红玫瑰,也是最后一束。如果当时我愿意在她的窗下等她并唤着她的名字和肉麻的情歌,一定可挽回她的芳心,但我做不到,这样太没尊严了。这便注定我们的最后决裂。
      我独自一人熬过了上世纪最后的一个圣诞节。我以为我可以和薇和好,重拾旧梦,但结局并非如此。
      直到元旦前的一天(也就是上世纪末最后一天)下午,我才找到了薇。还没等我开口,薇便冷冷地从口中滑落一句坚决如铁:我们分手吧!我想为自己辩解,但薇的一句话却令平日里巧舌如簧的我顿时理屈词穷,呆立原地,手里的书稿散落一地。
      薇对我说,我根本不懂得关心别人,而她尽管善解人薏,却也需要男朋友的慰藉。这句话正中我的要害,深深扎在我的心里,至今仍时时隐隐作痛。
      从此,我和薇便成了熟悉的陌生人,各走各的。这一切都发生在上世纪末。随着上世纪的结束,这段恋情也匆匆画上了句号。我将这段恋情美其名曰“我的世纪绝恋”。
      我和薇的恋情是结束,但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还在延续。每次,薇见到我时,总是尴尬得涨红了脸,而我却坦然地一笑置之。其实,并非我容易忘情,而是她有了新男友,我不想纠缠不清。以免她为难。我也从没憎恨过薇的新男友,相反,我得感激他,因为他能令我所爱的女孩得到真正的幸福,不再跟随我痛苦,就让我这样独自痛苦并快乐着吧!我永远祝福他们。
      我和薇分手的第一个周末夜晚,我带着浓浓的醉意,挥洒着自十岁后第一次流出的热泪,躺倒在床上,继续在黑暗中,与欧阳婷在空中约会。
      原本,我是最幸福的人,可以聆听“似水流年”,还有一个深爱自己的薇。如今我依旧幸福,并永远幸福,因为我依旧可以在周末聆听“似水流年”。而那份源自为的幸福,就布施给那个原本一无所有的男生吧。我绝非那只吃不到葡萄而说葡萄酸的狐狸,胸怀里满是阿Q的大度。但无论如何,我还是衷心祝福他们的。
      那是我大二时,发生在一个寒冬的故事了。这段恋情仅持续了两个月,如希特勒突袭波兰的闪电战般迅速成功后,不久便急转直下,迅速溃败了。但经理了这段气煤初恋的我,却像守节的寡妇私德,抱紧了贞洁牌坊,在余下的大学生涯里,成了坚定的独身主义者,以示对这段刻骨铭心的爱的纪念。
      在余下的两年多大学时光,我依旧在周末,躺在床上,在黑暗中,捕捉欧阳婷那甜美的声音。在好听的老歌声中,我又忆起了薇那甜美的微笑和体贴的温存;我总记得她在漆黑的寒冷雨业夜等我的情景;我总记得我们在雨中漫步时雨点打湿她的长发;还有她天天为生病的我送药送饭时的焦虑神情;我还记得我用自己的大手温暖她柔弱的小手时,挂在她脸上的温馨;还有她依偎在我身旁时,她身上那屡淡淡的令我心醉的少女的幽香……昨日的一幕幕,总能在歌声的伴奏下,在我脑海里浮游,如幽灵般可望而不可触摸。温柔不再,一切已成梦幻泡影,惟有留下真实的泪水,湿润了我的眼眶。
      “似水流年”里的每一个怀念校园的故事,都能扣动我的心弦。我总能进入故事里的角色,用心感受浪漫的爱情故事。仿佛我便是男主角,而薇是女主角,所有的故事都是我们初恋的再版。
      转眼间,寂寞而快乐的大学生活便要结束了。在2002年6月23日的毕业夜宴上,我尽情地痛饮而醉。但恍惚中,我依然不忘打开口袋里的收音机,趴在桌子上,喷着浓浓的酒气,静静地等待欧阳婷的到来。那是我最后一次在校园里听“似水流年”,并最后尽情地怀念着薇及逝去的初恋。但遗憾的是,我仅能用耳朵捕捉到欧阳婷那甜美的声音,而每一根被酒精麻醉了的神经,怎么也辨认不出所讲的是什么内容。
      那一夜,我的耳畔依然回荡着“似水流年”里好听的老歌。我的大学生涯是在“似水流年”的老歌声中开始的,就让她在老歌声中寿终正寝,只以我和薇夭折的初恋为陪葬吧。我将会永远怀念这段大学生活和难忘的世纪绝恋。
      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'

    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 似水流年 ( 粤ICP备08111734号-2 )  

    GMT+8, 2018-8-17 17:47 , Processed in 0.171875 second(s), 28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似水流年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